首頁 資訊 品牌 招商加盟 導購 圈子 網站導航 移動版m.chinasspp.com時尚品牌網移動版
時尚品牌網>資訊>走向時裝周,但走不出中國時尚品牌

走向時裝周,但走不出中國時尚品牌

| | | | 2020-3-18 11:38

對中國品牌而言,走上國際時裝周無論是鍍金還是作秀,最終仍然要接受市場的檢驗。當你大張旗鼓吸引了一群圍觀者,拿出來的東西卻平平無奇,熱度將無法轉化為銷售,更別提品牌形象的提升。

去四大時裝周走秀,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中國時尚品牌的必修課。今年春天的四大時裝周,去走秀的中國企業和設計師創造了新的高潮,但正好和國內疫情重疊,讓不少企業花了心思準備的大秀,傳播效果打了折扣。盡管如此,動靜依然亮眼,剛結束不久的紐約時裝周,許多國人熟悉的品牌登上秀場。安踏太平鳥、Lily商務時裝以及一些有名沒名的設計師品牌悉數參加,據說占據了時裝周走秀總量的三分之一。

2018年,街頭化的“中國李寧”在紐約時裝周的走秀掀起“國潮”風,從墻外香到墻內,創下1000雙運動鞋一分鐘售罄的紀錄,股價也創下六年來歷史最高。2019年,波司登江南布衣森馬等品牌粉墨登場,江南布衣還請來了一位話題模特壓軸——她不僅70歲“高齡”,還是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的母親。越來越多的中國品牌似乎找到了開啟時裝周的鑰匙。

李寧的一把火,點燃了國潮熱,也激起了中國時裝品牌征戰海外的雄心。中國服裝品牌由小股部隊戰戰兢兢的嘗試,忽然之間變成了集團軍大踏步前進。走秀時裝周似乎也成為品牌進階看得著的捷徑,但這條路真的能走得通嗎?

1

走秀時裝周門檻有多高?

中國服裝品牌登上國際時裝周,有據可考的記錄最早要追溯到2006年。當年由謝鋒擔任設計的吉芬品牌,受邀參加巴黎時裝周官方日程。

對服裝品牌而言,祖母級的巴黎時裝周無疑是終極殿堂。登上四大時裝周的難度依次遞增:紐約、倫敦、米蘭、巴黎。法國盧浮宮和杜樂麗花園,永遠只為最優秀的設計師和最成功的品牌敞開大門。想要走一趟巴黎時裝周,門檻極高,申請時間長且程序繁瑣。

兩年后,服裝設計師馬可再次出現在巴黎時裝周,沒有邀請專業模特,一群現代舞者在蒙古歌唱家的吟唱下翩翩起舞,同時兩位從中國帶去的手工藝者現場演示織布。馬可是女裝品牌“例外”的創始人之一。很多年過去了,吉芬和例外盡管在小眾群里有一些鐵粉,但似乎離著名品牌的距離依然十分遙遠,甚至越來越遠。

如今的中國服裝品牌,似乎找到了時裝周的另一種打開方式。從2018年開始的紐約時裝周,到去年和今年的巴黎時裝周,中國品牌頻頻露臉,這背后都有同一個操盤手:天貓。

天貓是紐約時裝周舉辦方之一IMG的官方贊助商,雙方建立了一種互惠合作,將一些中國品牌帶到紐約時裝周走秀,稱之為“China Day”中國日,“中國日”已在紐約時裝周舉辦了四季,參與的品牌包括李寧、太平鳥、安踏、CHENPENG等。后來天貓還獨立出一個叫“中國酷”的新項目,與紐約、米蘭、巴黎三大時裝周聯手。

參加一場國外時裝秀花費不菲。以紐約時裝周為例,品牌首先需要支付給主辦方一筆參加費,辦秀的費用大概在12.5萬美元到30萬美元之間,邀請大明星、紅人博主,需要頂級的公關公司配合,再加上營銷傳播費用,投入基本會超過大秀本身。

走秀現場觀眾不過幾百人,如果不做傳播,就等于白走。其目的還是要給品牌“鍍金”,通過時裝周的光環,在國內引起話題,提升品牌形象和溢價能力。

換句話說,雖然走的是國外的秀,目標還是影響國內。

2

設計師在哪兒?

除了成立最晚的倫敦時裝周,無論是成立于1910年的巴黎時裝周、1943年的紐約時裝周、1967年的米蘭時裝周,都是這些國家成衣業迅速發展之后的產物。時裝周成立之初本質上都是產品發布和訂貨會。不過隨著奢侈品牌的崛起和設計師的號召力,它已經成為設計師靈感與才華的展示、以及設計師與品牌之間互動和合作的平臺。

人們熟悉的各大頂級奢侈品牌,都會與知名設計師捆綁,在時裝周的T臺實現相互成就。著名設計師的加入或離開,甚至能決定一個品牌的興衰。比如Gucci從一個行將老去的品牌漂亮翻身,靠的就是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帶來的全新風格。

但尷尬的是,在相當長的時間里,去四大服裝周成了國內二到十八線演員湊熱鬧的“大趴體”,成了她們出口轉內銷的主戰場。我在米蘭和紐約的秀場曾經看到過面熟的女演員衣著醒目,在秀場內外往返逡巡,引來大量真假記者圍觀拍照。通常,這些女演員會帶一個由導演、攝影師、經紀人組成的多人團隊,除了一些有品牌邀請的,還有不少是通過黃牛搞到一些著名品牌秀的入場劵,最后通過拍照和視頻制造出眾星拱月、時裝周大明星的傳播效果。十分黑色幽默的巨大反差是,本來應當是他們主陣地的中國設計師反而很少有這樣被追捧的排場。

從基因上看,除了一些小眾的獨立設計師品牌,設計師在中國服裝品牌的角色遠不如國外突出。有規模有資金實力的品牌基本沒有叫得出名字的設計師,即使很多品牌高調在時裝周舉辦走秀活動的時候,也很難看到和企業長期合作或者成為企業員工的設計師。很多品牌與設計師的關系是露水夫妻臨時搭伙,找一位設計師或藝術家,做聯名系列,比如太平鳥在巴黎時裝周和Angus Chiang的合作。做完秀之后分道揚鑣,彼此之間既沒有前期的了解,也沒有后續的合作。

而獨立設計師品牌由于缺乏資金和經驗,費勁吃奶的力氣在時裝周上搞一次走秀,卻由于缺乏銷售渠道和推廣費用,往往只是獲得業內的叫好,但難以撬動銷售,最后的結果總是賠本賺吆喝。因此眾多設計師品牌搞過一兩次之后就都放棄了這條道路。

對于服裝這樣的時尚產品來說,不去打造塑造品牌靈魂的設計師,很難形成品牌的風格。平時走市場銷售也許問題不大,但如果要在時裝周走秀,這就成了明顯的劣勢。

沒有代表品牌風格的核心設計師,建立不起來品牌的持久影響力。一些品牌干脆走捷徑跟一些流行文化元素結合,比如波司登和星戰、漫威的聯名,太平鳥和哈利波特的聯名,這樣的系列符合年輕人潮流,通常銷售成績都不錯,但無法反映品牌的設計水平,對品牌的長期發展也沒有積累。

縱觀這幾年走上時裝周的品牌,似乎只有李寧和波司登獲得了品牌和商業的雙贏。李寧的國潮一炮而紅之后,很多中國品牌紛紛跟進。為什么李寧的敘事能夠獲得國際認可?

李寧紐約時裝周的主設計師陳李杰,是李寧旗下Badfive的主設計師,該系列以街頭籃球為靈感,倡導中國、籃球和街頭文化。陳李杰已經在公司工作了8年,對品牌的訴求和文化非常了解。還有一個偶然的原因,由于時裝周準備時間非常緊,最終的秀場單品,是設計師從李寧現有的“大貨”中挑出來的,正好也是品牌設計風格上多年的積累和沿襲。

也就是說,秀場上的“中國李寧”系列,和李寧品牌的精神一脈相承,創始人李寧的身份眾所周知,觀眾在看秀時不會感覺過于陌生或突兀;同時,它又從設計上精準地抓住了情懷和潮流兩個要素,與流行元素的結合非常成熟。這樣的展示,既符合品牌的長期規劃,也抓住了時裝周的流行訴求。

波司登的成功,也和其對設計的重視緊密相關。紐約時裝周上濃墨重彩的中國風做出了自己的風格,米蘭時裝周的星空系列也非常驚艷。與設計大師高緹耶的合作,可以看出波司登在走與設計師捆綁的路線。如果可以持續這種以設計師帶品牌的模式,或許可以向國際時裝品牌靠攏。

而大部分到國外走秀的品牌,似乎還停留在銷售導向。即買即秀、360度各種營銷創意層出不窮,但過度商業化卻被時裝精英圈所詬病。時裝周中國品牌高歌猛進的同時,是不少大牌的撤退。

對中國品牌而言,走上國際時裝周無論是鍍金還是作秀,最終仍然要接受市場的檢驗。當你大張旗鼓吸引了一群圍觀者,拿出來的東西卻平平無奇,熱度將無法轉化為銷售,更別提品牌形象的提升。

十多年前,人們曾經十分自然的認為,憑借著中國紡織業和成衣制造業雄厚的工業基礎,以及無與倫比的巨量市場,中國服裝時尚品牌的大量出現應該是水到渠成、指日可待。但殘酷的現實是,中國服裝時尚品牌的整體品牌影響力卻是江河日下。這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,四大時裝周還沒有真的被中國品牌用正確的方式打開過。

當前閱讀:走向時裝周,但走不出中國時尚品牌

上一篇:ENRUINI恩瑞妮女裝2020夏季新款 詩意-烏托邦

下一篇:網紅咖啡GREYBOX COFFEE全國門店陸續恢復營業

分享到: | | | |

熱點資訊

時尚圖庫

猜你喜歡

翻翻中國時尚品牌的歷史資訊:

×

點擊刷新驗證碼

立即注冊

新浪微博登錄 QQ賬號登錄
討厭注冊?直接登錄就能收藏、分享你的最愛!
雷竞技官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